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
樂安流坑“鄉射遺樂”活化傳承與發展探究
發布時間:2020-03-25

  摘    要: 文化遺產活化既是對傳統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同時又要以“活性”的發展態勢對蘊含其中的物質及文化精神的價值進行解碼、詮釋、傳承和重構。本文在前期田野考察的基礎上擬對江西樂安流坑“鄉射遺樂”活性傳承現狀進行記錄和分析,并在此基礎上思考其活化發展的合理路徑,以期起到拋磚引玉,為社會主義新時代背景下文化傳承活化利用提供新的思路。

  關鍵詞: 鄉射遺樂; 活化; 傳承; 保護; 利用; 思考;

  有著“一門五進士、兩朝四尚書、文武兩狀元、秀才若繁星”和“千古第一村”美譽的江西樂安流坑村,于五代南唐升元年間(937年-942年)建村,距今已有千余年歷史。千余年來,流坑村文明璀璨、內涵豐厚、仕宦鼎盛、藝術紛呈、人才輩出,在全國自然村落文明中實屬罕見。在流坑村至今還遺存、流傳一種頗具盛名的古代宮廷音樂非遺文化——“鄉射遺樂”。

  本文在前期田野考察基礎上擬對樂安流坑“鄉射遺樂”活化傳承現狀進行記錄分析,并在此基礎上思考其活化發展的合理路徑,以期起到拋磚引玉,為社會主義新時代背景下文化傳承活化利用提供新思路。

  一、文化遺產“活化傳承”的界定

  “遺產活化”“活化傳承”“讓文化遺產活起來”,是近些年來學界用得比較多的熱詞。“活化”一詞源起于物理學,可以指物質由靜止、無活性的生態轉變為具有生機、活性的生態過程。本文的文化遺產“活化”的概念界定是指通過給文化遺產注入新的活力,使已經脫離原來文化語境的文化遺產更加適應當代社會發展的趨勢,達到完成主體的修復或文化傳承空間的再生過程。

  我國的文化“遺產活化”研究起源于臺灣“古跡活化”的概念。21世紀初,我國著名音樂人陳哲先生將他倡導的活化傳承項目命名為“土風計劃”,旨在搶救保護瀕臨消失、不可再生的民族文化資源。一時間,“活化傳承”的概念成為了業內人士爭相討論的內容。在社會主義新時代大力倡導傳承傳統文化、樹立文化自信的背景下,研究非遺文化活化傳承的意義與合理路徑尤顯珍貴。這一理念也給筆者探索流坑“鄉射遺樂”文化打開了另一個新的視角。

  二、“鄉射遺樂”的活化傳承現狀

  在樂安流坑村的田野考察中,筆者通過當地村民了解到:“鄉射遺樂”負載和保留著古代宮廷音樂的演奏遺痕。據當地村民描述:“鄉射遺樂”是當地政府為了申報非遺,由當地文化館學者命名的稱謂,而當地村民則更多稱之為“流坑小吹會”。

  據流坑村史記載和“鄉射遺樂”省級文化傳承人董丕龍口述:明萬歷年間,在南京時任刑部尚書的董裕,帶領族中子弟,向宮廷樂隊學習“小吹會”音樂,后帶回村中一代一代不斷地傳習下來。清朝晚期,由董櫳六傳承給董櫳九等幾位學員,后又傳承給董仲俉等11人,延至明清。民國中期,董櫳九又傳承給了董戴明等一批學員。在解放前,“小吹會”音樂主要出現在儺舞伴奏和春秋兩祭儀式上。解放后初期,“小吹會”音樂出現在了流坑“出神”“游神”“龍燈”等民俗上,在破四舊的年代,“小吹會”被當成封建文化遭受批判,村里被迫停止吹奏活動,“小吹會”處于瀕臨滅亡的境地。20世紀末,隨著村里旅游業的漸漸興起,村里首先組建了儺舞團,由于村里缺乏樂手,后來組建的“小吹會”樂班和儺舞團共用了一套人馬,由我負責傳授。2017年,為了活化傳承的需要,由流坑管理局新招來7名學員(其中女性學員2名),跟我學習小吹會和儺舞伴奏音樂。
 

樂安流坑“鄉射遺樂”活化傳承與發展探究
 

  通過現場觀賞樂班表演,筆者感覺,與其他民間音樂相比較,“鄉射遺樂”明顯呈現出了一種格調高雅、清高悅耳的特點。這次樂班演奏的主要曲牌有:《朝天子》《小桃紅》《浪淘沙》等高雅的宮廷音樂。演奏樂器有:二胡、三弦、琵琶、笛子、笙、簫、嗩吶、板胡、月琴、鑼鼓等。

  (一)傳承人依舊是活化傳承的主導者

  在田野口述訪談中,董丕龍老人告訴筆者:“鄉射遺樂”的傳承受家族文化影響,其傳承方式一般為父傳子,兄傳弟,師傳徒。但現在有所開放,凡愿意學習的外村人也可以加入其中學習。傳習時,往往還是按照樂班傳承下來的口傳心授的教學模式開展教學。

  筆者也觀察到:因為“鄉射遺樂”的記譜基本上還是沿用古時候用的“工尺譜”,所以在教學中,師傅往往是口中唱著“工尺譜”,手則拍著大腿,一遍一遍地給徒弟示范。待徒弟讀譜及節奏熟練后,再進行下一步的樂器示范與教學。

  (二)流坑宗族文化的延續是支持“鄉射遺樂”以活態形式得以運行的內動力

  “鄉射遺樂”之所以能延續千年,傳承至今,很大的一個因素就是由當地宗族文化習俗的不斷延續決定的。據村中宗族習俗記載:學習“小吹會”的成員在村里都享有優越地位,成員都有自己的山地和農田。每年村中各房族成員還必須向“小吹會”樂班繳納一定的錢、糧和財物,以便有殷實的經濟來保障樂班成員充沛的學習、排演時間。這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小吹會”的地位,體現了族規文化。

  樂班一位董姓樂手告訴筆者:每年正月初二至十五,我們樂班還有一種祖輩們傳下來的習俗,就是全體樂班人員會頭戴禮帽,身著馬褂長袍,在村中古戲臺進行表演。而平時,遇有村里人婚喪、嫁娶、祝壽、生孩子、考功名等事宜,樂班人員也會上門表演。

  通過上述資料描述和實地考察,可以基本總結出:“鄉射遺樂”目前已經以民俗族規的形式融進了村民的心中,宗族文化的延續是支持“鄉射遺樂”以活態形式得以運行的內動力。

  (三)流坑村文旅融合模式初顯出了“鄉射遺樂”文化活力

  在當代,文化和旅游走在了一起,被人們稱為“詩和遠方”合二為一。近些年來,樂安縣當地政府也積極順應市場,轉變思路,修路亮化,以文促旅,吸引更多的游客來村參觀旅游,積極探索推動“鄉射遺樂”的保護傳承方式的變革,希望以此模式搭建與提升“鄉射遺樂”活態發展的舞臺空間。但由于樂安流坑地理位置相對偏僻,歷史欠賬較多,與安徽宏村和福建云水謠古村等地的文旅文化建設相比較,流坑村的文創旅游相對滯后,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鄉射遺樂”生命力的發展與彰顯。目前,其正在進行提升改造。據有關新聞報道:流坑村景區已經啟動申報爭創國家5A景區的項目,江西省計劃陸續投資60億人民幣,力爭5年內將流坑村打造成集旅游生態、文化體驗、田園休閑、康體養身等功能的儒學文化教育基地和綜合性文化生態旅游基地。

  三、對“鄉射遺樂”的活化利用與保護思考

  我國非遺文化保護的工作原則為:“政府主導、社會參與、明確職責、形成合力;長遠規劃、分布實施、點面結合,講求實效。”流坑村的文化對于江西省乃至全國來說,都具有唯一性。要賦予“鄉射遺樂”再生活力,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就必須解放思想,開拓視野,站在更高的戰略高度,去思考“鄉射遺樂”音樂文化的未來。

  (一)彰顯政府的主導行為和作用

  政府是非遺文化保護政策的決策者、制定者和實施者。在“鄉射遺樂”保護的過程中,政府的正確引導和經濟的堅強支持不可或缺。特別是以實現美麗鄉村全面振興總體目標作為切入點和紐帶,搭上“美麗新農村”建設的這趟快車,制定長遠的非遺文化保護與傳承研究規劃,采取:有章可循,保護為主,利用并舉,項目帶動,村民自治的發展的原則。

  (二)加大對傳承人保護力度和年輕一代的培養

  筆者認為:對非遺文化的保護,必然是從多元化、多樣化、立體化的思維去構架保持與傳承的體系,其核心還是要聚焦在對傳承人的保護,只有傳承人還在,才能讓非遺文化“活”起來。政府部門要提高站位意識,要認識到傳承人是非遺文化重要的承載者和傳遞者,要通過多種形式,把非遺的火炬接力棒傳給青年人,應制定激勵措施,鼓勵青年的的文化自覺,積極建設“鄉射遺樂”傳習研究所,培養新一輩文化傳承人。

  (三)積極引入和合理發揮高校資源優勢,加大對“鄉射遺樂”文化的深度研究

  高等院校是民族音樂文化遺產活態傳承的重要研究與傳承基地,保護與傳承非遺文化是高校學者的本職和使命。地方政府應通過與高校開展合作,建立“鄉射遺樂”文化研究基地,加大對“鄉射遺樂”溯源及傳習收集研究,加大對“鄉射遺樂”傳承人的口述史及相關傳習故事收集研究,加大對“小吹會”音樂特點等方面的重點研究。

  (四)積極探索文旅模式,加強傳播力度,交流、展示和擴大影響

  文化是第一競爭力,是終極競爭力,文化遺產的價值應該通過“傳播”的方式得以展現。“鄉射遺樂”作為江西省省級非遺文化遺產,不能只停留在“藏于深閨無人知”“寫在書中”“存在檔案室”的靜止文化狀態,而應想方設法讓非遺文化“飛入尋常百姓家”。應積極探索文旅融合模式,通過舉辦文化展示、交流會等吸引更多的外來人參觀。

  (五)積極構建“鄉射遺樂”非遺數據庫

  基于資料庫數據查閱的方便,應大力加強“鄉射遺樂”非遺數據庫的建設力度,將現代數字技術引入非遺文化保護之中,通過“數字采集、數字存儲、數字處理、數字展示、數字傳播”等數字化技術將文化遺產轉換、再現、復原成可供共享、可再生的數字形態。”[1]進而促進“鄉射遺樂”的活化傳承。要充分利用互聯網的優勢,將“鄉射遺樂”現有詳細資料錄入數據庫存放,方便相關研究人員隨時了解掌握“鄉射遺樂”文化的具體發展及研究動態。

  (六)提升當地村民的文化覺悟,積極堅守文化本真

  基于遺傳活化利用的視角,傳統村落的保護和傳承工作離不開村落居民的參與和配合,增強村民的文化認同感,是保護工作的首要任務。[2]只有當地村民真正意識到自己才是流坑文化的主人,才能提升村民的文化傳承保護意識、認同感和自豪感,才能自覺、自發地加入到文化活化利用的隊伍中,積極堅守文化的本真。針對堅守群體,“活化傳承”的關鍵在于年輕人。[3]

  歷經千年的口傳心授,“鄉射遺樂”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斷洗禮、起伏與沉積,留下了燦爛而又不可磨滅的印跡。活化傳承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最佳路徑,對于“鄉射遺樂”的未來,核心在人,只有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在不改變非遺文化的純正性和基因的基礎上,正確處理開放、活化傳承保護利用的關系,才能獲得既保護又利用的雙贏局面。

  參考文獻

  [1] 龍虎,李娜.大數據時代黔東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體系構建與數字化保護研究[J].凱里學院學學報,2016(06):90-92.
  [2] 徐明飛.基于遺傳活化利用視角下的傳統村落保護和傳承[J].文物鑒定與鑒賞,2019(16):154-155.
  [3] 盧芳芳.活化傳承的山村實踐——以“土風計劃”為觀照[J].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7,14(01):27-35.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如何网赚 吉林快3 马云支付宝网赚是真的吗 2019还能做网赚吗 介绍下靠谱的网赚项目 2019网赚游戏 什么网赚稳定收入 全球彩票注册 网赚钱项目 秒速赛车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