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刑法論文 >
拾得他人社保卡并使用行為應屬于盜竊罪
發布時間:2020-08-20

  摘    要: 社保卡個人賬戶基金屬于個人財產,持卡人到藥店買藥消費的是個人賬戶基金。刑法所保護的法益是參保人的債權,藥店銷售人員沒有處分權限,不構成詐騙罪。社保卡在加載了金融功能后具有了銀行卡的部分功效,行為人在完全違背參保人意愿的情況下,利用機器不能被騙、沒有處分意識的情況,間接轉移了財產占為己有,構成盜竊的間接正犯。

  關鍵詞: 社保卡; 詐騙; 盜竊;

  一、問題的提出及社保卡性質分析

  拾得他人社保卡在藥店購買藥品的行為定性一直存在理論分歧,第一種觀點認為,行為人采用秘密竊取的方式,非法轉移社保卡內資金,構成盜竊罪。第二種觀點認為,行為人冒充參保人的身份,使得藥店銷售員產生了錯誤認識,并基于錯誤認識處分了財產,構成詐騙罪;還有觀點認為構成信用卡詐騙罪或者侵占罪。筆者認為上述觀點都有一定的缺陷,不符合犯罪構成要件。對于此行為應從社保卡的性質及法律關系、資金的歸屬、所侵犯的法益以及被害人認定等問題出發,準確定性。

  社保卡是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面向社會公眾發行用于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各項業務領域的集成電路(IC卡),是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為每一位參保人員建立基本醫療保險的個人賬戶。醫療保險基金是按照法律規定,由國家、個人和單位按照一定比例共同繳納,用于支付參保人員在發生疾病時,按照一定比例繳納醫療費用的一項資金。其中部分劃入統籌基金用以住院費用的報銷,部分劃入個人賬戶用以參保人門診看病、購買藥品等,因此持卡人到藥店購買藥品消費的是其個人賬戶中的基金。由于社保卡內的個人賬戶資金可以繼承,筆者認為個人賬戶資金屬于參保人的私有財產,而醫療保險統籌資金是參保人享受的國家醫療保險待遇,是專款專用的公共財產,歸國家所有。

  二、構成詐騙罪之否定

  有人認為藥店是受害人,基于錯誤認識處分了財產,構成詐騙罪;有人認為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根據管理服務需要,與醫療機構、藥店等簽訂服務協議,基于協議醫療服務機構支付保險待遇,之后定時與社保機構結算,因此認定社保機構占有保險基金,基于協議藥店具有處分權,藥店銷售人員基于錯誤認識的處分行為構成三角詐騙。筆者認為,上述觀點錯誤地混淆了該行為的受害人,模糊了侵犯法益的客體,導致出現刑法邏輯上的認定錯誤,陷入了方法論的誤區。

  首先,該行為的受害人是社保卡的參保人。對于詐騙罪,在受害人的認定時,不能簡單地將處分人判定為承擔損害后果的人,而應根據結果歸屬理論來認定,根據客觀的事實分析財產損失,判斷是否存在法益侵害,最終認定需要承擔損害后果的受害人。行為人和藥店是基于買賣合同建立的民事法律關系,行為人支付對價,藥店提供藥品,從而達成交易目的,這一過程沒有財產損失,藥店也不是受害者。對于社保卡,參保人的債權請求權的行使,是民刑交叉問題的干擾,是民事法律問題和民事賠償問題導致受害人的認定錯誤。民事法律關系不是認定《刑法》犯罪構成要件的基礎,《刑法》具有其獨立的法益,只有在民事法律關系對于刑法所保護的法益妥當之時才予以考慮。基于《刑法》的法益獨立性原則,在侵財案件中財產損失的受害人應向犯罪嫌疑人行使債權請求權。因此,參保人應向行為人進行追償,而不是藥店。無論從損害結果還是債權請求權來認定,藥店都沒有財產損失,不是受害人。

  其次,《刑法》所保護的法益是社保卡參保人的債權。對于認為構成三角詐騙的人來說,沒有區分社保卡基金使用的區間范圍。持社保卡到藥店買藥消費的是參保人私人財產的個人賬戶基金。社保卡綁定銀行卡加載了金融功能,也就具有了借記卡的功效,能進行即時結算。社保卡內個人賬戶基金實際存入了所綁定的銀行卡里,因而參保人對基金的所有權就轉化成與銀行之間的債權,當行為人轉移占有社保卡內的基金,侵犯的是參保人的債權,即財產性權益。對于社保卡內個人賬戶基金,藥店銷售人員不具有處分權。
 

拾得他人社保卡并使用行為應屬于盜竊罪
 

  最后,藥店銷售人員處分的是藥品,而不是社保卡內的基金。“認定三角詐騙成立的核心問題在于,受騙者所做出的財產處分能否以及在何種條件下歸屬于財產的最終受害者,受騙者與受害人是否能構成一個歸屬統一體,即受騙者是否為受害者財產占有的輔助者。”社保卡內的個人基金是參保人的私人財產,藥店既不是基金的占有者,也不是占有的輔助者,因此銷售人員沒有對基金進行處分的權限。根據交易的客觀行為,銷售人員是基于民事法律關系,在行為人支付了對價之后,對藥品進行處分。根據《刑法》理論中素材同一性原理要求,受騙者處分的財產要與《刑法》所保護的法益具有同一性,而本案中侵犯的法益為債權,不是藥品,因此,藥店的銷售人員的處分行為不是《刑法》所保護的對象,其并未參與到《刑法》的法律關系中。

  雖然從表象看銷售人員是受騙者,并且基于錯誤認識處分了財產,似乎符合詐騙罪的犯罪構成要件,但是經過認真分析可以發現,行為人非法轉移占有社保卡基金的行為,侵犯了參保人的債權性財產性權益,藥店的售貨員并未參與到《刑法》的法律關系當中,其處分行為也未觸犯《刑法》保護的法益,因此該案不構成詐騙罪。

  三、構成盜竊罪之肯定

  拾得社保卡并使用的行為定性,盜竊罪和詐騙罪是區分的難點。盜竊罪也被稱之為取得性犯罪,即行為人在完全違背被害人意愿的情況下轉移財產的占有。“詐騙罪的成立需要以行為人和被害人發生交流為前提,只有在行為人和被害人之間就財產決策事項發生了意識互動,才能認定為詐騙罪,如果行為人和被害人之間以排除交流的方式直接獲得對方財產,則為盜竊罪。”因此對于行為人的定性,應根據行為人的行為是否切斷了受害者對于財產的控制和占有,行為人和受害人之間是否排除溝通和交流,受害人是否具有處分行為來界定。

  社保卡綁定銀行卡加載了金融功能,使得社保卡也能當銀行卡來使用,當參保人員將基金存入社保卡中,也就是存入了銀行卡,金融機構就成為了基金的占有者。行為人冒用參保人的身份轉移財產,實際上是欺騙了金融機構的機器,使得被安裝了固定程序的機器處分了財產,實際上“受騙”的是機器。但是我國目前并沒有像德國一樣增設“計算機詐騙罪”,也不認可機器能被騙。因此筆者認為,此行為構成盜竊間接正犯,由于計算機不具有人的辨別真假的意識,只是按照事前輸入的程序進行操作,不存在處分意識,其處分行為就類比不具有民事責任能力的人。當本案的行為人冒充參保人持卡到藥店消費,在違背參保人意愿的情況下,利用金融機構的機器轉移財產的占有,構成盜竊的間接正犯。

  參考文獻

  [1]鄧迪.冒用他人醫保卡行為的定性分析[J].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7,30(5).
  [2]夏碧淋.論社會保險基金的刑法保護[J].西南科技大學,2017.
  [3]張明楷.三角詐騙類型[J].法學評論,2017(1):11.
  [4]徐凌波.置換二維碼行為與財產犯罪的成立[J].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8,3(26):40.
  [5]蔡桂生.新型支付方式下詐騙與盜竊的界限[J].法律實務,2018(1):170.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2019年调查网赚 极速快三 辽宁快乐12 江苏快3 2019最新网赚商机 网赚联盟是真的吗 有做网赚的吗 全民彩票 2019最新挂机网赚软件 投票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