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刑法論文 >
檢察機關適時介入正當防衛案件的注意事項
發布時間:2020-08-20

  摘    要: 隨著司法進程不斷加快,正當防衛案件引起社會、學術界廣泛關注。檢察院作為法律監督機關,適時介入此類案件可以最大化發揮自身職責,推動秩序與公正協同發展。這要求檢察機關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立法精神與法定條件,及時關注案件相關問題,如: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對不正,正當防衛中無限防衛權認定等。基于以上認知,刑事檢察活動更能遵循秩序與正義的理性及法律原則,從而進一步實現公平正義。

  關鍵詞: 刑法; 正當防衛; 檢察機關; 不法侵害; 公平正義;

  一、引言

  近些年,因防衛致人傷殘、死亡且最終認定為正當防衛案件數量逐步增多,由此引發社會、法學界人士的高度重視。案件定性為正當防衛或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直接影響當事人命運,也對當前防衛制度的施行、公平正義的彰顯、法治秩序的維護有重要作用。因此,案件準確定性意義重大,對司法人員的司法水平、司法理念、擔當精神,都存在巨大考驗。檢察機關作為法律監督機關,承擔保障人權、懲治犯罪的雙重職責,根據2019年12月30日起施行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相關規定,明確了檢察機關適時介入偵查活動權,特別是可能涉及重大故意傷害、正當防衛命案等,需要檢察機關適時介入。

  客觀來說,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制止不法侵害行為。雖然防衛人可能造成不法侵害者重傷或死亡,但從《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來看,檢察機關依據刑法第二十條之規定,審查認定事實并做出的適當決定,對推進司法公正、正義至上有積極作用。例如,《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檢例第45號)》陳某正當防衛案,陳某用刀刺傷圍毆人員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檢察機關不批準逮捕。后公安機關雖要求復議,但經檢察機關復議后,依然維持原決定。如此,這與以往判定為故意傷害罪的類似案例相比,有了突破性進展。

  二、檢察機關適時介入正當防衛案件應關注的重點問題

  認定正當防衛行為,需同時具備起因、時間、對象、限度等要件,但每個要件都會涉及諸多問題。受執法理念與執法環境等因素影響,各地對正當防衛尺度把握不一,立法設計正當防衛的初衷在司法實踐中雖有體現,但并未充分貫徹。有的認定正當防衛過于苛刻,往往是以“理性假設”對防衛人做苛刻要求,特別在致人重傷、死亡案件中不敢做出認定;有的簡單認定,以誰先動手、誰被打傷致死為準,很少綜合考量前因后果與現場具體情況;有的防衛行為較為復雜,在判斷上認識不一,分歧意見較大,司法機關無論做出何種認定與解釋,都會受到不同方面的質疑。近些年出現的“于歡案”“昆山砍人案”等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輿論曝光后,是故意傷害、防衛過當、還是正當防衛,專家學者都有不同評論,且爭論非常激烈。這些案件雖已塵埃落定并取得了較好效果,但社會各界依然希望更多類似案件能體現人性執法,實現公平正義,滿足人們對善良的追求。檢察機關適當介入,可以具體明確正當防衛的界限把握,為實現司法公正提供巨大支持,但同時也需要注意以下幾點問題。

  (一)法不能向不法讓步

  近年來,多起對“國法、天理與人情”綜合考量的正當防衛案件引發廣泛關注。特別是“自衛反殺是否違法”“正當防衛界限標準”等話題不斷延續。2018年8月27日,江蘇昆山砍人案成為網絡關注焦點,一夜之間瀏覽、評論人數超過4億。最高檢指導江蘇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并給出案件定性意見,案發三天,檢察機關與公安機關共同認定該案件屬于正當防衛,檢察機關支持公安機關撤案。鑒于此案典型性,特被寫入2019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其典型在于昭示了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法治精神。檢察機關在辦理該案時盡職盡責、敢于擔當的表現,網友留言支持、媒體跟蹤報道,從法理角度看,是期待司法公正;從情理角度看,是公眾最樸素的情感使然。

  2018年,盛春平被某傳銷組織多人圍困,慌亂下用刀刺中奪刀的一名傳銷組織成員成某某,最終成某某死亡。辦案檢察官認為,盛春平對防衛方式選擇是合理且必要的。成某某的死亡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不能以不法侵害人死亡結果作為判斷防衛行為是否超過必要限度的唯一因素,最終認定盛春平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案件中,檢察官是犯罪的追訴者,更是無辜的保護者,更應該堅守公正、客觀立場。正當防衛初衷引導下的“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正義不向非正義低頭”觀念的形成,是一種公正、客觀的體現,能充分激勵人們與犯罪作斗爭,檢察機關對于如何適用相關法律,也能有更深的理解,并有力遵循各項法律原則。
 

檢察機關適時介入正當防衛案件的注意事項
 

  (二)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對不正

  正當防衛的本質是“以正對不正”。雖然防衛人可能采取某些手段對不法侵害者造成傷害,但這種傷害是用來制止不法侵害,是正義行為對不法侵害行為的反擊。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不法侵害具有突發性、緊迫性,防衛者在緊張狀態下很難精準預判侵害行為的性質與強度,也就無法慎重、更好地選擇相應的防衛手段。在諸多法律價值中,秩序與正義最重要,當被害人人身或財產權利受到侵害時,社會秩序與正義天平的平衡會被打破,在現代社會中,恢復正義與秩序的權力交給了國家。然而,受害者想依靠公權力救濟時,公權力不一定會及時出現,所以被侵害者只能傾向于通過自身行為避免進一步被傷害,這也是人之“本能”。正因如此,法治社會在一定限度內需要保護這種“本能”,允許在一定范圍內通過防衛實現秩序和正義的平衡。

  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需全面查明案件事實。就個案來說,法律適用涵蓋價值判斷、政策考量等因素,也涉及不法侵害的判斷、防衛限度等問題。因此,檢察機關必須通過綜合判斷全案事實和證據,全面考察案件的前因后果,既要避免對防衛行為過苛要求,也要防止“一刀切”。對重大、敏感案件,各地檢察機關對辦案中的重大情況要及時報上級院;上級院認真研究案卷,對案件事實、性質認定等方面提出指導意見,確保案件得到依法公正處理。如此,既能保護防衛者合法權益,也能樹立良好的社會價值導向。

  (三)正當防衛的無限防衛權的認定

  理論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可以被稱為“無限防衛權”,其具體適用在理論與實踐中存在較多爭議,既涉及防衛邊界限定問題,也關系到無限防衛針對的不法侵害行為的理解問題。根據法條規定,防衛的主要目的是制止不法侵害繼續,該行為的手段、強度、損害后果未明顯超過不法侵害的強度、手段,或超過但實際損失不算重大的,都屬于正當防衛。然而,該解釋并不意味著一般正當防衛時不得造成他人重傷或死亡。與緊急避險不同的是,正當防衛造成的損害,可以大于不法侵害所造成的傷害。例如,身體法益明顯重于財產法益,但防衛人將正在盜竊的人防衛至輕傷,乃至重傷,依然可能適用于正當防衛。原因在于,不法侵害者自身實施不法侵害行為使其處于被防衛地位,在這種情況下被防衛人利益保護價值在防衛的必要限度內被否定。因而,即使不法侵害者自身行為不會造成重大損害,防衛人對不法侵害者造成重傷的,也不能輕易被認定為防衛過當。也就是說,防衛人對不法侵害者造成重傷,而不法侵害又不屬于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也可能屬于正當防衛。這種提示性規定的出現,激活了正當防衛制度,彰顯了依法防衛者優先保護理念,既可以打消民眾顧慮,也可以防止司法人員隨意定罪。檢察機關在務實具體證據,對防衛人行為進行鑒定時,需關注這類情況,在合理范圍內實現公平正義。

  三、結論

  綜合來說,刑事檢察活動涉及正當防衛案件,要注重釋法說理、回應社會最關切的問題。檢察機關在梳理問題時,要厘清案件事實,講透法理、情理,并闡述清楚法理依據,從而獲得當事人、社會公眾對司法機關做出決定的理解和認同,提高司法活動的公信力。諸多正當防衛案件的當事人能回歸生活正軌,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司法機關的勇于擔當。越來越多正當防衛案件的成功判定,也讓“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理念深入人心,使公眾切實感受到司法機關呵護公平正義的誠意與決心。

  參考文獻

  [1]法規應用研究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解釋與指導案例(民事卷)第五版[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8.
  [2]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廳.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適用指引-正當防衛[M].北京:中國檢察出版社,2019.
  [3]本書編寫組.“昆山砍人案”與正當防衛[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4]宋保振.法律解釋規則的規范適用及其思維型本質——以最高院37個指導性案例為分析對象[J].法律方法,2015(1):232-246.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诚信网投开户 广西快乐十分 投票网赚 网赚能赚到钱吗 什么是网赚竞技 58日付网赚联盟怎么样 秒速赛车平台 湖北快3开奖 河北快3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