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書法論文 >
時間和空間對顏真卿書法風格形成的作用
發布時間:2020-09-28

  摘    要: 本文對顏真卿書法風格形成的影響因素進行討論,除了書家主體的主觀因素外,從“時間”因素(書法本體和社會文化的發展)和“空間”因素(所處的地理環境)進行分析,力求從一個較為新穎的角度探討顏真卿書法風格形成的淵源。顏真卿每個時期的書法風格都不盡相同,“時間”“空間”因素的影響值得深入研究,有助于我們了解顏真卿書法風格的獨特性與創新性所在。

  關鍵詞: 顏真卿; 書法風格; 時間; 空間;

  “時間”和“空間”都是抽象概念,一個表達事物的生滅排列,一個表達事物的生滅范圍。在歷史長河中,由于藝術家生活時代和個人成長經歷不同,又受到地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所以其藝術風格各異。顏真卿書法風格的形成,除了書家主體的主觀因素外,客觀來說,還有“時間”因素(書法本體和社會文化的發展)和“空間”因素(所處的地理環境)。

  一、“時間”因素的影響

  (一)書法本體的發展

  歷史的車輪駛入唐代,書法的發展也進入了一個鼎盛期。由于國家統一、政治進步、經濟繁榮,書法在經歷甲骨文、金文以及篆、隸、行、草、楷各個階段后,在各種書體已經完備的情況下,書法家更想創造自身的風格。

  初唐,唐太宗李世民獨尊王羲之書法,并以帝王之尊親自為《晉書·王羲之傳》作贊詞,稱其“盡善盡美”,作為一代帝王,這是絕無僅有的。所以,初唐各家均以“王”法為衣缽,學習“王”字成為一種風氣。以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為代表的初唐書家,他們對“王”字加以研究整理,取其字勢、筆法,體味古今,融合南北,奠定了盛唐時期“尚法”書風的根基。

  至唐玄宗李隆基時期,他勵精圖治,開啟“開元盛世”,在藝術上提出“規模尚古”,篆書、隸書有重振之勢。隨著國家強盛,審美亦由清瘦轉為豐碩,所謂宗派所變,流風陶染,書法亦適時而變。從初唐的瘦硬轉為圓勁,漸見雄健,如李邕《麓山寺碑》、張旭《郎官石柱碑》、徐浩《不空和尚碑》等。顏真卿正是在這樣的書法環境中,創立了代表盛唐氣象的雄強渾厚的書法風格,史稱“顏體”。

  (二)社會文化的發展

  唐代取士,書法是其中一條途徑,考中進士是當官的敲門磚,要取得官職還要經過吏部的“選試”,標準有四項:身、言、書、判。對“書”的要求就是“楷法遒美”。所以練習書法的人很多,顏真卿生活在其時,又是儒學世家,自然深受影響。因其父早逝,顏真卿兄弟七人由其母親殷氏撫養1,曾寄居于舅父殷踐猷和外祖父殷子敬家中。青壯年時期的顏真卿,主要生活在有“開元盛世”之稱的唐玄宗李隆基時代。國家定則文藝興,詩歌、繪畫、雕塑、書法等藝術門類均取得輝煌成就,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的審美觀也隨之改變。詩歌首開唐詩新境界,李白、杜甫雙峰并峙,賀知章、王之渙、孟浩然、王維、高適等各呈異彩,一掃南朝以來宮體詩纖弱之習,風格多樣;繪畫一入盛唐,花鳥、山水、人物各派相互影響,其中吳道子有“畫圣”之稱,“吳帶當風”,承前啟后,對后世人物畫影響很大;雕塑變初唐清瘦為豐碩,以龍門石窟盧舍那佛像為代表,刻畫精美,面部飽滿,體態豐腴。書法風格也隨著時代變化而變化,由于玄宗“規模尚古”,篆隸重新盛行,取篆隸筆勢而漸見雄健。李陽冰的篆書、韓擇木的隸書名盛一時,張旭的草書棄瘦弱而變雄強,用篆籀圓轉筆勢,開高古質樸而縱橫放逸的盛唐書風之先河。自顏真卿出,他吸取張旭筆法之長,兼以個人修為,盛唐氣象,遂臻完善。
 

時間和空間對顏真卿書法風格形成的作用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顏真卿一家久居京城,為當時官宦世家。顏真卿與之交游者,或儒或道或佛,都為各界精英。他常向有才之士求學,不斷完善自我。對顏真卿書法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張旭。顏真卿曾兩次到洛陽拜訪張旭,請教筆法,加以體悟,其書法逐漸擺脫了初期的秀勁、瘦硬,加入篆籀的圓轉,形態外拓。最重要的是顏真卿善于學習,勤于實踐和觀察,能夠在生活中發現藝術的美,他提出的“屋漏痕”正是例證。“屋漏痕”筆法,既強調了書法的中鋒運筆,又體現了毛筆運動的速度變化。屋漏的痕跡,是有快有慢的,并不是做勻速運動,快則圓暢、勁挺,慢則凝澀、深厚。顏真卿“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他創造出書法風格鮮明的“顏體”,古拙、質樸、寬博、渾厚、雄強是“盛唐氣象”在書法上的完美體現。

  顏真卿書法風格的形成和當時能夠使用的工具、材料有一定的關系。在唐代,宣紙、毛筆、書桌等又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紙一般都用已經加工過的熟紙,毛筆以兔毫為主。正是熟紙的大量使用,直接影響了顏真卿書法風格的形成。從他的墨跡本《祭侄文稿》中,我們可以看出,顏真卿蘸一次墨,可以連續書寫多字,最多處竟然有30余個。這使我們在研究《祭侄文稿》的筆法、字法、章法之外,又多了一個研究的課題—墨法。而在《祭侄文稿》之前,我們幾乎很少看到書法作品中有如此豐富的墨法變化。

  幾案發展到唐代,逐步出現了高桌子。五代畫家顧閎中在《韓熙載夜宴圖》(圖1)中就描繪了各種家具的使用情況,桌子已經和現代一般高低。在這樣的桌子上書寫時,毛筆就可以垂直于桌面,給中鋒運用提供更多的方便。顏真卿多采用藏鋒逆入的篆籀筆法,這與桌子的高度利于形成垂直的筆鋒(中鋒)有直接的關系。

  圖1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圖1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圖2 顏真卿竹山堂連句(局部)
圖2 顏真卿竹山堂連句(局部)

  二、“空間”因素的影響

  書法家是一個時代文化環境的產物,受到時間、空間的雙維影響。每一個地域的環境都有自己獨特的地理風格。清沈宗騫《芥舟學畫編·卷一·山水·宗派》曰:“天地之氣,各以方殊,而人亦因之。”2地理環境的不同對書法風格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

  (一)北方地理風格的影響

  西北高原,中原大地,遼闊無際,風大氣燥,又有峻嶺巨壑,大起大落,造就了北方人粗獷的性格,故北碑多厚重、剛健、粗獷。這也是書法家受地域文化與階層文化綜合影響的表現。顏真卿祖籍山東,家族幾經遷徙,來到長安,其根在北方,生來就有北方人的豪爽、粗獷、強健,其書法能夠一變“王”法,取徑篆籀并借鑒民間碑刻,也有他身處北方的原因。

  唐開元二十二年(734),顏真卿高中進士,開始步入仕途。他正氣耿直,敢于諫言,得罪了不少權臣。唐玄宗天寶十二年(753),顏真卿因遭到宰相楊國忠排擠,被調離出京,遠赴平原郡(今山東省德州市陵城區)出任太守,達三年半之久。在此期間,顏真卿見到北碑的機會比較多,他還常常邀請文人雅士賦詩交流,書法眼界更開新境。北碑蒼茫厚重、率真質樸的氣息,促進了顏真卿書法風格的形成。在此之前,其44歲時所書《多寶塔碑》,秀美剛勁,清爽宜人,有簡潔明快、字字珠璣之感。但這還不是他成熟的風格。回望歷史,顏真卿的書法逐步走向成熟,從秀美剛勁到雄渾敦厚,正是從其出任平原郡太守開始的。到平原郡一年后,顏真卿的字體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他所書《東方朔畫贊碑》可以看出,已非《多寶塔碑》秀美剛勁模樣,更多地融入北齊民間碑刻及篆隸筆法。顏真卿對北齊碑刻以及篆隸的學習,為他以后的風格轉變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所以,《東方朔畫贊碑》顯得端莊雄健、氣勢開張,被后世視為其形成獨特書風的重要標志。可見,地理環境與書法風格的形成有著密切的聯系。

  圖3 顏真卿劉中使帖(局部)
圖3 顏真卿劉中使帖(局部)

  學術界對于顏真卿“雄秀獨出,一變古法”的獨特書法風格的來源有著各種討論。其中顏真卿受時代風氣影響,對篆籀筆法的關注與運用是重要的一個方面。而六朝的摩崖石刻和近來出土的許多刻石作品,使我們對顏真卿書法風格的形成有了新的認識。其中一個重要的來源是北齊的刻石書跡。如山東泰山經石峪《金剛經》、水牛山《文殊般若經碑》以及江蘇南京老虎山出土的《顏謙婦劉氏墓志》。這些碑刻在結體與用筆上與顏真卿的書體有著相似之處。它們不是純正的隸書,也不是純正的楷書,是屬于傳統書法外的民間書法。顏真卿在山東為官多年,對于這些民間書法應該時有留意,特別是它們所流露出的非隸非楷的新鮮氣息,為顏真卿的書法創新提供了一種參照、一種啟發。

  (二)南方地理風格的影響

  顏真卿在平原郡任上,曾經為平叛“安史之亂”立下赫赫戰功。回到朝廷后,他又開始了輾轉多地的外放生涯:同州刺史(陜西)、蒲州刺史(山西)、饒州刺史(江西)、蓬州長史(四川)、吉州別駕(江西)、撫州刺史(江西),64歲改為湖州刺史(浙江),69歲才復歸朝廷。他在湖州達五年之久,江南雨水充足,土地肥沃,山清水秀,風和日麗……這段江南之旅也深深地影響了此時顏真卿的書法風格。

  在湖州期間,顏真卿在其渾厚雄強的書法風格基礎上,不知不覺地融入了江南的溫潤與靈秀。我們從其這一時期完成的《竹山堂連句》(圖2)可以看到,字里行間,舒朗有度,顯得雅致、虛靈,而筆力遒勁。如果與《自書告身帖》作對比,就能看出此作有很強的書卷氣息,仿佛有江南的琴書妙韻,頓覺舒暢。大歷九年(774)七月,其再書《天下放生池碑》,此碑風格和《臧懷恪碑》比較接近,筆畫都不渾厚,在“顏體”中屬于硬瘦一派,線條跌宕之處更顯得風姿輕靈,富有江南之靈氣。

  顏真卿《祭侄文稿》《爭座位帖》歷來被評為富有篆籀氣,筆力雄強,端莊厚重。從地理因素分析,以上兩作具有北方地理風格。然而,顏真卿還有一件難得的手札《劉中使帖》(圖3),寫于江南湖州,其時年67歲。《祭侄文稿》《爭座位帖》鋒多暗藏,篆籀氣息濃郁;而《劉中使帖》鋒芒外露,謀篇布局若行云流水,欣慰之情溢于筆下,既吐露風神,又姿媚映人,“耳”字末筆如飛流直下,全占一行。《劉中使帖》如此俊雅飄逸之書風,在顏真卿其他書跡中難以再現。69歲后,顏真卿奉詔回京,其所書《顏勤禮碑》《顏氏家廟碑》《自書告身帖》又少了江南的溫潤、秀逸,多了北方的蒼勁、高古。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這種地理因素帶給書法家的影響。

  三、結語

  書法是隨著時代發展而變化的,書法風格的形成同時受到“時間”和“空間”因素的影響。顏真卿一生留下了眾多書法作品,其中以楷書作品數量最多且面目獨具,其行書作品亦雄視書壇,每個時期作品的風格特征都不盡相同。這正是其受到“時間”和“空間”因素影響的結果。

  注釋

  1《新唐書》載,顏真卿“少孤,母殷躬加訓導”。
  2清代沈宗騫《芥舟學畫編·卷一·山水·宗派》曰:“天地之氣,各以方殊,而人亦因之。南方山水蘊藉而縈紆,人生其間,得氣之正者為溫潤和雅,其偏者則輕佻浮薄;北方山水奇杰而雄厚,人生其間,得氣之正者為剛健爽直,其偏者則粗厲強橫。此自然之理也。于是率其性而發為筆墨,遂亦有南北之殊焉。”

對應分類: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2019做什么网赚 湖北快3走势 青海快3 十大博彩公司 安徽快3代理 网赚论坛大全 9号棋牌 2019国外网赚项目 2019最好的网赚项目 pps网赚广告联盟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