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相關文章推薦

聯系方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農業論文 > 農業推廣論文 >
不同朝代石榴在陜西的引種與種植推廣
發布時間:2020-03-06

  摘    要: 陜西作為我國石榴主產地之一,早在漢代就有關于石榴種植的記載,但對石榴在陜西的引種、推廣的研究尚處于空白,目前普遍認為石榴最早由張騫自西域帶回。從皇家園林的觀賞植物到尋常人家喜愛的果樹,各朝文學作品與典籍中可見石榴的種植范圍不斷擴大,用途也由最初的園林景觀擴展為食用、藥用、裝飾等多個方面。從清代各州縣地方志記載中可以還原出清末石榴在陜西的大致分布,其范圍已經遍及陜西省大部分地區,成為陜西最為普遍的果樹之一。陜西石榴品種繁多,如今有的品種已所剩無幾,保護品種多樣性是生態平衡的必要前提。

  關鍵詞: 石榴; 陜西; 引種; 推廣; 分布;

  Abstract: The cultivation of pomegranate was recorded in Shaanxi Province, one of the main producing areas of pomegranate in China, as early as the Han Dynasty. There were few researches on the introduction and promotion of pomegranate in Shaanxi Province. At present, it is generally believed that pomegranate was first brought back by Zhang Qian from the western regions. As is seen from various literature works and classics throughout the history, pomegranate's planting areas continuously expanded from ornamental plants in royal gardens to fruit trees favored by ordinary people, and its use extended from the original garden landscape to many aspects such as food, medicine, decoration, etc. From local records of the Qing Dynasty, pomegranates were distributed in most counties in Shaanxi, as one of the most common fruit trees in Shaanxi Province. There used to be many varieties, but now there are only a few left, so the protection of variety diversity is a necessary prerequisite for ecological balance.

  Keyword: pomegranate; Shaanxi Province; introduction; promotion; distribution;

  “石榴屬于石榴科石榴屬果樹,是人類栽培最早的果樹之一,原產于伊朗、阿富汗和高加索等中亞地區。從海拔300~1000米的山區可見成片野生石榴叢林。因其廣泛的適應性和豐富的遺傳多樣性,石榴在整個熱帶、亞熱帶和暖溫帶等地區都有栽培。”[1]石榴的種植在我國已有長達2000多年的歷史,主要產區有陜西、河南、山東、安徽、四川、云南、新疆。陜西地區主要以臨潼為主,還有禮泉縣、富平縣、鳳翔縣等,是我國石榴最早栽培地區之一。

  一、研究現狀

  對現代石榴種植與栽培技術已有大量研究,如苑兆和主編的《中國果樹科學與實踐·石榴》以生產實踐經驗為主,梳理我國石榴產業與栽培技術;柏永耀、黨桂霞《石榴栽培新技術》,程亞東、侯樂峰《石榴高產栽培技術》都介紹了大量石榴栽培技術。但對于石榴的引種、種植歷史及分布的研究較少,目前有所涉及的專著有曹尚銀、侯樂峰編著的《中國果樹志·石榴卷》,介紹了全國范圍內石榴的栽培歷史、地理分布、品種分類、生物學以及農業技術等特點;辛樹幟編著的《我國果樹歷史的研究》,通過對石榴歷史的考證,反駁東西學者認為的石榴于公元3世紀始入中國之說,其后由伊欽恒增訂《中國果樹史研究》,在前書基礎上有所增補,更加詳細地羅列出歷史文獻中的果樹類屬,其中包括石榴;孫云蔚、杜澍、姚昆德編著的《中國果樹史與果樹資源》,梳理部分古代文獻資料,推論出石榴傳入我國的路線由中亞至新疆,漢代傳入陜西,后再傳布到全國各地;《中國石榴地方品種圖志》介紹全國石榴種植地區及品種,這些都是對全國石榴種植的概述性研究,未具體到省級地方。有關陜西石榴種植的地方性研究專著《陜西果樹志》中有石榴志一章,簡述了石榴的栽培歷史及現狀,且著重論述現狀,并繪制現代陜西石榴地理分布圖,對陜西石榴種植歷史則一筆帶過。

  除上述專著外,相關研究論文有:李玉等的《中國石榴栽培史》,從品種、生物學特性、繁殖方法等角度出發,考證石榴栽培歷史;石云濤的《安石榴的引進與石榴文化探源》探索石榴的引種與文化意象。碩士論文:如徐暄淇的《中國古代石榴栽培史研究》;陳興佳的《石榴的起源及在中國的傳播》都涉及到中國石榴的種植史。但目前對陜西石榴的研究集中在種植技術與方法的更新上,尚無關于石榴在陜西的引種、種植歷史與推廣及歷史分布的研究。筆者嘗試通過地方志及文學作品,分析陜西石榴的引種與推廣。由于陜西省各州縣地方志在清代才出現大量關于石榴的記載,故只做清代陜西石榴分布圖。
 

不同朝代石榴在陜西的引種與種植推廣
 

  二、石榴在陜西的引種

  陜西是我國石榴主產地之一,早在西漢時期就已經有關于石榴種植的記載。石榴最早的引種已無處考證,一般認為最早是由張騫出使西域時自安息國帶回,故名安石榴。但翻閱《漢書》中與張騫通西域相關的武帝紀、張騫傳、西域傳,均未見有關石榴的記載。西域傳中的安息國:“土地風氣,物類所有,民俗與烏弋、罽賓同。”烏弋:“地暑熱莽平,其草木、畜產、五谷、果菜、食飲、宮室、市列、錢貨、兵器、金珠之屬皆與罽賓同,而有桃拔、師子、屬牛。”罽賓:“地平,溫和,有目宿,雜草奇木,檀、欀羅、梓、竹、漆,種五谷,蒲陶諸果,糞治園田。”[2]石榴是喜溫作物,上述溫熱的西域地區具有適宜石榴生長的氣候條件,且土地平曠,宜生草木,可以推斷石榴來自西域是成立的。

  爬梳關于石榴引種的記載,主要有如下幾條:

  《陸機與弟云書》:“張騫為漢使外國十八年,得涂林安熟(《太平御覽》九百七十作石)榴也。”[3]

  《博物志》:“漢張騫使西域,得涂林安國石榴以歸。”[3]

  《爾雅冀》:“若榴,按石榴,或云本生西域,張騫使外國得之。”[4]

  《廣群芳譜》:“原安石榴,種出安石國,故名。”[5]“本出涂林安石國,漢張騫使西域得其種以歸,故名安石榴。”[5]

  《事物紀原》:“其生自西域。漢武時,博望侯窮河源回,得其種,遂傳中國也。”[6]

  涉及到石榴引種的記載很少,大抵都是張騫從西域帶回。值得注意的是,對石榴引種之說雖大多引用《博物志》或《陸機與弟云書》,但在《齊民要術》中引用《陸機書》“張騫為漢使外國十八年,得涂林。涂林,安石榴也。”而《藝文類聚》《農政全書》《本草綱目》《太平御覽》中“涂林”皆不重文。繆啟愉先生在《齊民要術》校釋中區分“涂林”重文為安石榴異名,不重文則是地名。

  雖然歷史文獻中記載的石榴引種幾乎都是張騫出使西域得其種而歸,但由于漢史中對張騫是否從西域帶回石榴并未提及,這些記載都是后世或轉引或聽聞,并不能確定。陜西種植石榴確切的記載來自晉代的《西京雜記》,其中安石榴記錄在上林苑林木名稱中,據此可以推測西漢司馬相如描寫皇家園林上林苑的盛景所作的《上林賦》“留落胥余”中的“留落”,應該就是安石榴,《爾雅·釋木》釋留落即劉杙,又稱劉子。留,同“劉”。果實如梨,酢甜核堅,出交趾[7]。石聲漢先生根據安石榴的名稱推測劉杙,認為“劉”很可能就是“榴”[8],這當是對石榴種植最早的記載。司馬相如與張騫為同時代生人,張騫于公元前126年返回都城長安,8年后司馬相如離世,《上林賦》極有可能就是在這期間所作,而自西域帶回的安石榴,此時也在皇家園林中成為物以稀為貴的觀賞植物。

  三、漢代至明代石榴在陜西的種植與推廣

  漢代文學作品中對石榴的記載,最早便是上文提到的司馬相如《上林賦》,漢上林苑跨長安、鄠邑、咸陽等地,說明西漢時陜西境內有石榴種植,且以觀賞性為主。隨后東漢張衡的《南都賦》中有“梬棗若留”,西漢時石榴從西域引種,種植在皇家園林,到了東漢,在陪京之南的南陽,已有種植,說明石榴的種植隨著政治中心的遷移而由陜西推廣到河南。兩漢時期石榴種植以皇家園林為主,其主要目的是供貴族觀賞,分布在都城及其近郊。

  三國時期,曹植有《棄婦篇》:“石榴植前庭,綠葉搖縹青。丹華灼烈烈,璀采有光榮……丹華實不成……招搖待霜露,何必春夏成。晚獲為良實,愿君安且寧。”詩中對石榴描寫十分詳細,包括從種植到長葉開花,再到結果,整個完整的過程。曹植的生活區域在安徽,可以推斷石榴已經由陜西向南推廣。

  兩晉時期關于石榴的文學作品較多,為安石榴作的賦有十篇[9],包括張載、張協、應貞、夏侯湛等,都曾作過《安石榴賦》。傅玄《安石榴賦》:“其在晨也,灼若九日棲扶桑;其在夕也,爽若燭龍吐潛光。”[3]稱贊石榴花的艷麗。傅玄幼年隨父入河南,之后長期在河南,故詩中的石榴應在河南。潘岳《河陽庭前安石榴賦》:“雖小縣陋館,聊可以游賞,有嘉木,曰安石榴。”[3]可見石榴種植在河南已經推廣至縣級地方。張協《安石榴賦》:“窮陸產于苞貢,差莫奇于若榴。”[3]張協數入蜀中,描寫的應為蜀中景象。四川、河南均與陜西相鄰,可認為在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石榴已經由陜西推廣到華中、西南、西北等地,且在向全國范圍推廣。從古籍記載來看,石榴在東漢魏晉南北朝時期由關中向東、向南擴展。先由長安一帶傳播而到洛陽,以洛陽為次級策源中心而分別向北部的河北、山東和南部的湖北、湖南擴展[10]。

  隋唐五代時期,石榴已經在陜西大量種植,成為百姓種植的尋常果樹之一。孔紹安《侍宴詠石榴》:“可惜庭中樹,移根逐漢臣。”詩中提到石榴引種于漢代,漢臣應該指的就是出使西域的張騫。此詩作于隋末唐初,孔紹安在唐高祖李淵的宴席上受命作的應詔詩,故所描寫的為都城長安宮廷中景物,可見唐初宮中種植石榴。

  《寶雞縣志》中指出,石榴在唐明皇(713年以后)時栽培甚多。唐尚書左丞元稹(806年以后)的詩中有“何年安石國,萬里貢榴花”。《洪氏雜俎》:“溫湯七圣殿,繞殿石榴,皆太真所植。”驪山華清池一帶,是陜西石榴最適種植區之一。李商隱《茂陵》:“漢家天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茂陵在今陜西咸陽興平市,李商隱筆下的“榴花遍近郊”說明在詩人所生活的晚唐時期,陜西石榴已是隨處可見。李商隱的另一首詩《石榴》:“榴枝婀娜榴實繁,榴膜輕明榴子鮮。可羨瑤池碧桃樹,碧桃紅頰一千年”,反映出石榴在民間的普及,以及百姓對這種可觀賞又可食用的實用性強的果樹的喜愛。

  根據郭曉成等的調查,在陜西臨潼現存石榴樹齡最大的是華清池五間廳貴妃手植石榴1200a[11]。此時期陜西石榴種植以關中平原為主。

  宋元時期,永嘉之亂帶來了經濟重心的南移,安史之亂以后,統治者更是偏安東南,陜西不再是王朝都城所在,政治、經濟、文化也開始由繁盛走向蕭條,文人墨客隨之南去,關于陜西石榴的記載更少了。即便如此,陜西作為石榴在中原傳播的起點,經過一千余年的傳播與推廣,已是榴花遍布。在宋元時期,石榴的種植栽培技術日益精進。這一時期,以總結農業經驗、推廣農業技術為主的大量農書出現,其中有對石榴栽培技術的介紹。

  此外,石榴的實用價值也更為廣泛,《王禎農書》中提到“染墨亦良”[12],此外,石榴還有如收斂止瀉等的藥用價值。

  明代地方志中提到石榴的有渭南縣、醴泉縣、定遠縣、保定府和三原縣。雖然記載不多,但陜西的石榴種植已經推廣到陜南一帶。《(萬歷)保定府志》載“向西南至故關所轄石榴嘴等口止”,保定府已有用石榴命名的地名,說明保定府石榴已被人們熟知,才會以其命名,可以推斷保定府是有石榴種植的,而保定府在陜北,所以石榴應該已經推廣至陜北一些地區。

  詩句“好將征騎出長安,楊葉榴花夾道看”,“天涯又佳節,初日濯榴花。獨鶴親如友,長安久似家”都展示了長安榴花遍布的景象。

  王象晉《群芳譜》記載:“石榴本出涂林安石國,漢張騫使西域,得其種以歸。”清陳淏子《花鏡》云:“石榴真種自安石國,漢張騫帶歸,故名安石榴。”歷代文學作品中對石榴引種的記載,大多是認同張騫從西域引進。由此推測,石榴引種于西域,應該是由某位從西域歸來的漢臣帶回。

  明代王恕《后樂亭記》中記載了其西園東圃之內的果木,其中就有石榴。雍正《陜西通志》引《昭陵志》:“近昭陵南山下多石榴,結實大而甘美,傳為唐陵園種。”

  石榴的別名有:涂林(《藝文類聚》1);若榴(《廣雅》2);榴(《吳都賦》3);若留(《南都賦》4);丹若(《酉陽雜俎》5);安石榴(《齊民要術》《太平御覽》《農政全書》等);天漿(《酉陽雜俎》6);金罌(《本草綱目》7、《廣群芳譜》8);金龐(《農政全書》9、《廣群芳譜》)。這些名稱來源于不同時代、不同地區,可以從中窺探石榴的推廣。

  四、清代陜西石榴的推廣與分布

  清代石榴在陜西的推廣范圍已經擴大到大部分州縣。筆者通過爬梳地方志,整理出清代有石榴記載的州縣。

  (一)地方志中關于石榴的記載

  地方志中大多只是列出石榴,而極少具體描述,如《定遠廳志》:花之屬———石榴(有二種),僅僅是將石榴作為一種物產提出。

  清代陜西地方志對石榴的引種記載大多直接轉載《博物志》與《西京雜記》。《蒲城縣志》記載石榴引種史:“安石榴,《博物志》:張騫使西域得涂林安石榴種以歸,故名。舊志:石榴有甜酸二種。”《白水縣志》載“涂林安石國種,其子留,結如瘤,故謂之石榴。”此外還有《(光緒)咸寧縣志》《(乾隆)三原縣志》《(光緒)增修甘泉縣志》《(乾隆)西安府志》《(光緒)保定府志》《(光緒)米脂縣志》載石榴由張騫自西域安石國帶回而得名,最初種植于上林苑供皇家觀賞。《(乾隆)臨潼縣志》和《(乾隆)西安府志》還記載驪山七圣殿周圍有遺留著楊貴妃所植石榴樹“繞殿石榴,太真手植也”。

  地方志中關于石榴的品種和性狀,大體說來有“酸、甜兩種,石榴千層花有赤、白二種”《(光緒乾州志稿》)。《甘泉縣志》還記載有黃白淺深紅數種。五月開花,“單葉者有子,千葉者無子”。《華陰縣志》對石榴品種記載最為詳細,不僅記載石榴顏色有紅白兩種,石榴子有軟硬酸甜的差別,還記載了水晶石榴、帶花石榴、海石榴幾個品種。米脂縣產有二種,“雄者曰大石榴有花無果,雌者曰結石榴”(光緒《米脂縣志》)。對于石榴的貯藏,過重的石榴不宜長時間保存,“重至斤者難久貯”(乾隆《盩厔縣志》),但“善藏者春日如新”(光緒《永壽縣志》)。

  在清代,石榴有石榴、安石榴、海石榴三種不同名稱,安石榴因其來自涂林安石國,子如瘤,故名;海石榴是千葉榴的別稱,“千葉榴,俗名海石榴”(嘉慶《懷遠縣志》),千葉無子,所以海石榴有子無花,通常是作為觀賞植物,“植于盆盎作玩者名海石榴”(乾隆《華陰縣志》)。通過地方志的記載,要結子的果屬石榴多記作石榴、安石榴;而華而不實或華而少實的花屬石榴多記作石榴花、石榴、海石榴。根據地方志的記錄,筆者將石榴產地與名稱分類,如次頁表1。

  (二)清代陜西石榴種植與分布

  清代陜西有55個州縣的地方志中將石榴作為物產列出,分成作為果樹的“果屬”與作為觀賞作物的“花屬”,其中在蒲城縣、臨潼縣、永壽縣、鎮安縣、漢陰廳、華陰縣、鳳翔縣、隴州、乾州、中部縣、平利縣、留壩廳、清澗縣、洋縣、米脂縣、綏德州、定遠縣的記載中,石榴既列于果屬又列于花屬,僅作為花屬的石榴見于地處陜西最北部的府谷縣的記載。54個州縣的石榴都作為果屬列于地方志中,可以推斷:在清代陜西,石榴主要作為一種水果食用。

  由于每個州縣的地方志并沒有一個統一標準,有的地方志編修十分詳細,按條列出建制沿革、田地賦稅、山川河流、風土物產等要素,但有的地方志十分簡略,并未逐一列出,耀州、長武縣、藍田縣、武功縣、麟游縣、褒城縣、佛坪縣、安康縣、平民縣并無關于特產的記載,不能肯定清代這些地區確有石榴種植。

  表1 清代石榴產地與名稱分類表(10)
表1 清代石榴產地與名稱分類表(10)

  宜川縣、寶雞、延綏縣、宜君縣、神木鄉、岐山縣、眉縣、長安縣、同州府、延安縣、靖邊縣、關堡縣、沔縣、城固縣、石邑縣、華州、朝邑縣、大荔縣、西鄉縣、華岳、延長縣、略陽縣、高陵縣的特產中沒有列出石榴,但長安縣在漢代便有石榴種植,可能是編修地方志時遺漏,并不能證明當地沒有種植石榴。

  由此可以得出,清代陜西有石榴種植的州縣應大于55個,也就是說,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州縣種植了石榴。

  五、關于石榴推廣種植的影響

  石榴最初觀賞價值大于食用價值,在種植范圍不斷擴大的過程中,食用價值漸漸大過觀賞價值。食用,做果汁,或作為佐食,“又有味酸者其實倍大,用以佐酒”(乾隆《三原縣志》)。果皮及葉含鞣制較多,可做鞣皮工業及棉、毛印染工業的原料,根及果皮有醫療作用,潤燥收斂、止痢治瀉,其藥用價值、染色與修容等作用廣為應用。作為藥物,據《興平縣志》記載,甘溫無毒的甘石榴可以治咽喉燥渴,殺三尸蟲。酸溫無毒的酸石榴,可以治赤白痢;其皮止痢漏清。《鎮安府志》記載用石榴解蠱毒的辦法:“凡含百礬不澀而反甘,嚼生豆不腥者,蠱也。濃煎石榴皮飲;又郁金末三錢,米飲下;又畜刺猬,則蠱毒不入。”(光緒《鎮安府志》)石榴汁色澤鮮艷,可以取其染色、制作胭脂,“石榴堪作胭脂,睿宗女代國公主嘗為之”(乾隆《三原縣志》)。花可觀賞,“無花果可供盆玩”(乾隆《孝義縣志》)。

  由石榴衍生出相關的石榴文化,如石榴裙,色澤亮麗如石榴花的鮮紅,歷時千年仍為大多女性喜愛。至清末民國時期,石榴圖案在民俗中多有體現。石榴多子成為多子多福的吉祥象征,在婚禮、節慶等喜日往往作為刺繡或剪紙布藝擺放在顯眼的地方。陜西農村新婚夫婦洞房內貼在窗外或炕中央的“坐帳花”,圖案有蓮花、壽桃、石榴、貫錢、魚魚、聚寶盆等。大荔縣過年過節制作的面花,也有石榴圖案,象征多子多福。在祭祀等重要儀式上,石榴也被作為供果擺放,“中秋具酒肴享祖考,夜則具西瓜、月餅、胡桃、石榴,盛之以盤,焚香燭以祀之”(光緒《乾州廳志》)。

  此外,以石榴命名的村鎮、關隘、廟宇在清代地方志中也屢見不鮮,安定縣的石榴關、郿縣石榴廟、耀州石榴坪、鎮安縣石榴鎮,都以石榴命名,或多或少說明了石榴在當地的影響。

  而石榴樹,由皇家園林觀賞植物逐漸推廣為一般經濟作物,在清代已經完全普及到尋常百姓家。“漸有竊土者,因急為修葺,度于東北角蓋草房三間,招人看守,令其周圍廣栽石榴樹,間以雜樹,使無隙地,則取土者不禁自止”(嘉慶《懷遠縣志》),種植石榴樹阻擋竊土者,可見石榴樹的種植十分普遍,且易種耐活,根木壯實。

  現代陜西石榴樹在我國作為基本經濟作物,在陜南,以寧強縣的大安、陽平關、大竹壩,洋縣的漢江,略陽的城關、峽口驛、兩河口栽培較為集中。以寧強代家壩的大紅甜石榴品質較為優良。

  在關中,主要分布于臨潼、三原、乾縣、禮泉、長安等地,其他各地零星分布。臨潼為陜西省主要產地,廣泛分布于驪山北麓的淺山地區,東起新豐驪懷,西至石榴溝,長約15公里。渭北高原地區的隴縣、彬縣、銅川市、韓城等地,也有石榴栽培,惟分布較為零散[13]。

  與此前對比,新中國成立后陜西石榴的種植區域存在一些變化,如:清代平利縣、邠州、清澗縣、葭縣、府谷等地原有石榴種植的記載,而現代已不見種植。從總的趨勢來看,石榴種植北界南移,主要區域仍集中在關中、陜南地區,以臨潼、渭南、乾縣、商縣為主。

  陜西是石榴引種進入中原的起點,今天陜西石榴品種包括臨潼大紅甜石榴、臨潼大紅酸石榴、臨潼魯峪蛋石榴、乾縣御石榴、臨潼凈皮甜石榴、臨潼天紅蛋石榴、寶雞火石榴、寶雞笨石榴、漢中青皮石榴、漢中酒石榴、商縣甜石榴、臨潼千層花石榴、臨潼三白石榴。對石榴品種的保護,有利于保持物種多樣性,促進農業可持續發展。

  參考文獻

  [1] 苑兆和.中國果樹科學與實踐·石榴[M].西安:陜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5.
  [2](東漢)班固.漢書·西域傳[M].北京:中華書局,1962.
  [3] (唐)歐陽洵.宋本藝文類聚[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4] (宋)羅愿.爾雅翼[M]//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5] (清)汪灝.廣群芳譜(佩文齋廣群芳譜)[M].北京:商務印書館,1924.
  [6] (宋)高承.事物紀原[M].北京:中華書局,1989.
  [7]張大可,徐興海.一代辭宗司馬相如[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8.
  [8]石聲漢譯注.齊民要術[M].北京:中華書局,2016.
  [9]張曉娜.六朝植物賦研究[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2.
  [10]夏如兵,徐暄淇.中國石榴栽培歷史考述[J].南京林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4,(2).
  [11] 郭曉成,張迎軍,楊莉,張東紅,盧云峰,申東虎.陜西臨潼石榴古樹資源調查分析[A].中國園藝學會會議論文集[C].2017.
  [12](元)王禎著.王禎農書[M].王毓瑚校.北京:農業出版社,1981.
  [13]陜西省果樹研究所.陜西果樹志[M].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1978.

  注釋

  1(唐)歐陽詢《藝文類聚》卷八十六《果部上》,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陸機與弟云書曰:張騫為漢使外國十八年,得涂林安石榴也;梁元帝賦得詠石榴詩曰:涂林未應發,春暮轉相催。
  2(三國)《廣雅》:若榴,石榴也。
  3(西晉)左思《吳都賦》:棎榴御霜。《異物志》曰:榴,榴子樹也。出山中,實亦如梨,核堅,味酸美,交趾獻之。
  4(東漢)張衡《南都賦》:梬棗若留。
  5(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卷十八:石榴,一名丹若。
  6(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卷十八:石榴甜者謂之天漿,能已乳石毒。
  7(明)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三十,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五代吳越王錢镠改榴為金罌。
  8(清)汪灝《廣群芳譜(佩文齋廣群芳譜)》卷之五十八《果譜》,清康熙刻本:一名若榴,廣雅云:若榴,石榴也,丹實垂垂若贅瘤也。一名金罌,筆衡云:吳越王錢镠改榴為金罌。一名金庬,涌幢小品云:杭越之間呼石榴為金庬。
  9出處:(元)《農政全書》卷二十九《樹藝》,明崇禎平露堂本:安石榴,博物志曰:張騫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國榴種以歸,故名安石榴。一名若榴,一名丹若,一名金罌,一名金龐,一名天漿。
  10表格參考的地方志包括:《(光緒)富平縣志稿》《(道光)重輯渭南縣志》《(乾隆)盩厔縣志》《(光緒)乾州志稿》《(嘉慶)續修中部縣志》等。

對應分類: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北京快3 2019免费网赚挂机 2019年信誉网赚网站 湖北快3开奖 江苏快3平台 支付宝网赚活动真实吗 湖北快3走势 五大互联网赚钱 爱投彩票开户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